超越者是一种跨越普通异能者极限的存在,在无论哪个国家里他们都是一种珍稀资源,强大的力量代表着权势和财富,同时也受到拘束。不仅执行的任务被视为s级机密,被严格管制不能离开母国,甚至连本人都是查无此人的状态,更不用说有照片和姓名流传出去。

    曾经法国有名超越者在执行任务时不慎被几个路过的大学生看见,结果就是大学生们直接命丧当场,家属连尸体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他们是隐形的核武。一般手段是无法得知他们的情报,也仅仅是一般手段而已。

    在三把剑同时出现的时候,那三名超越者猛然间意识到什么,却已经晚了。在白银之王率先朝他们攻击时,加以[another]的辅助,还有地面上的费佳在绫辻和福地樱痴的眼神警告下,心不甘情不愿的动用了自己的异能。

    同样发动自己异能的超越者们,五种异能的闪现将会扭曲磁场和空间,异常点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即便是傻子都知道眼下局势的动荡。这三名超越者在此刻意识到,他们才是被瓮中捉鳖的那一种,然而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异常点会将事态往着难以预料的情况发展,可若是有象征不变的白银属性,象征变化和干涉的绿、无色属性,异常点不会成为阿道夫和飞羽的桎梏。

    飞羽抱着瑟瑟发抖的乱步,这个全程都在吃瓜的名侦探此时恍然大悟,他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看着那三名即使是日本军队倾巢而出,也不一定能够杀死的超越者,在不敢置信之中被击落,毫无反抗之力的坠入深海之中,而从海面上呼啸而过的战斗机还有军舰已经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显然是要将这三名落海的超越者打捞起来。

    乱步睁大了眼睛,环视四周,愣愣的说:“这里……还在日本境内?”飞船压根就没有朝着公海的方向开去,前半段可能是如此,在三名超越者出现之后就慢慢的转了方向,往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他在飞羽的帮助下慢慢的往地上落去,飞船已经在方才的破坏之中支零破碎,所以阿道夫也随同他们一起。脚接触到军舰的甲板,飞羽笑眯眯的问乱步:“刺激不?”

    刺激吗?乱步只觉得憋屈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又被坑了吗?”这是何等让他难受的认知啊。他推开飞羽,小腿还在打着颤,虽然飞羽已经尽力让自己落地时保持平稳,可从万里高空飞下来,对没有接受训练的血肉之躯而言可不是随便能够承受的。

    乱步是个聪明盖世的侦探,但从体力上来讲,他比普通人还稍微逊色。战斗力连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一开始就是和白银殿下商量好的对不对?”乱步擦了擦落地过程中,被风吹出的生理性的泪水,气得脸蛋红红。“亏我还那么担心,差点以为我们全完了!”

    谁知道他全程就只在吃瓜,连发挥聪明才智的机会都没有,就纯粹担惊受怕加吃瓜!他控诉的指着飞羽,又指向了笑容不变的阿道夫。“你们两个……都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
    千言万语就只化为这一句。

    “看来连乱步都没有察觉呢。”飞羽对乱步的控诉不仅不心虚,还带着点得意的语气对阿道夫说,“既然连乱步都没有发现,我对后续就没什么好担忧的了。”关于三名超越者莫名失踪的后续,即便是钟塔侍从都不会知道这三人被永远留在日本境内。

    阿道夫点了点头,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。“调皮。可不能这样欺负自己的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要是朋友我才会这么欺负啊。”不然可不单只是欺负而已了。“本来还以为要用到后手的,能够不费一兵一卒就达成目标……”飞羽伸出手,感慨万千的抱了抱阿道夫,头埋在他胸膛低声的说着。“谢谢你,阿道夫爷爷。”

    阿道夫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僵了僵,最后还是无奈的落下拍了拍他的肩膀。对哦,他已经是爷爷的年纪了……突然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是岁月不饶人啊。看起来非常年轻的白银之王,被这声爷爷闹得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乱步看了看飞羽,又看了看阿道夫,突的捂住脸,刚才是被气得脸蛋红红,现在是羞得耳朵都红了。“奸诈、恶趣味,耍名侦探很好玩吗?!”

    从这二人刚才只言片语中,乱步总算知道了飞羽的全盘计划。这二人并没有事先串谋,阿道夫确实是接住了钟塔侍从的橄榄枝,让这三人偷渡入境,但三名超越者一开始的任务也仅仅是策反阿道夫罢了,考虑到白银之王的实力,才派出了三名超越者。

    阿道夫将同时拥有两份王之力的椎名飞羽作为诱饵,表示可以协助他们将椎名飞羽绑架回英国,交给钟塔侍从。

    而飞羽知道阿道夫藏匿了超越者,提出要去飞船与阿道夫一叙,对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